当前位置┃>首页 > 教学教研 >科研成果 > 正文

四季黄荆山

时间:2017/02/10    作者:    来源:大冶实验中学    阅读:1

大冶实验中学  张君红  15334283882 QQ:254507307

黄荆山上,冬阳暖暖,山风暖暖。

那是我故乡的暖阳,故乡的山风,那么的亲切,那么的温暖。

无论走到何处,无论身处何方,我的心总是和故乡的山联在一起。每次回到故乡,无论多忙,无论多晚,我总爱抬头看看山,摸一摸石头,跟山说几句知心话儿,如若抽得出时间更是爬上高高的山巅去极目远眺,到深幽的峡谷去聆听,只因为她承载了儿时太多的欢乐和梦想,这里的一树一草、一石一鸟都梦萦在我的脑海里。

春风唤回了劳燕,春雨引来布谷鸟儿的欢唱,那欢快的歌声萦绕山谷,随之而来的几场春雨飘洒,江南的雨雾便久久地把大山笼罩,浸润着各种各样的野草儿,和各种各样的树儿,它们都在这轻纱的幕里悄悄地换上嫩绿的新衣。

慢慢地,冬天里睡着了的小溪醒了,叮咚叮咚唱着那清雅的幽曲,流经靠山脚下的圣水泉古寺,在寺庙里稍事停留又和另几条小溪的水汇齐,踏着古寺庙里老和尚的钟磬之声,又哗哗啦啦流向远方,溪水染绿了沿岸的颗颗石头。

莺飞了,草长了,蒲公英也撑起了小黄伞,慢慢地山坳里就传来了孩子们沿着田塍地边抽茅针摘刺芤的童歌了,清脆悦耳的童歌唱黄了漫山遍野的油菜花,唱开了山坡上的桃花红,李花白……山体彻底生机盎然了。
雨后,兴高采烈的姑娘和嫂子们说说笑笑地提着花篮到草地上捡菌子,因为不是所有的菌子都可以食用的,她们坚决不让我们跟着去,让我们小孩仅去扯猪草。山坡上,放牛的几个小孩,躺在软绵绵的草地上,玩抓石子的游戏,任随山风轻轻地拂过衣襟,拂过脸庞。我们也干脆别开篮子就躺在草坪上放风筝,看着风筝在蓝天白云间飘哦飘的翱翔。

炎热的夏天来了,山民们是觉察不到的,从山坳里山林里吹出来的风是凉爽的,比山下的风凉多了,真到最热的时候了,老外婆就蹒跚地来我家避暑呢。

逢周末放假,我们就相约到山里玩去,那里就是我们的乐园,若渴了,可以用宽大的树叶转成杯子去接山泉喝,泉水在山涧淙淙地流淌着,清澈透底,喝一口,凉飕飕的,清甜清甜;若饿了,随手可以采到硕大的透红透亮的野草莓吃。暑假里,小伙伴们头戴着自己找树枝编制的凉帽,到庙里玩,那是乘凉的欣然之地,有时还可以意外地得到老和尚馈赠的小吃。

黄荆山不高,也不险,山路弯弯,路边两旁是成片的灌木丛林,丛林里躺着些奇怪的大石头,兰花草、牵牛花、蒲公英什么的都藏在路旁的石头缝里,古老的小径全是由就地取材的石头铺就,虽久经风霜,多年踩踏而光滑,但石头上的防滑的刻痕还依稀可见,也不知是哪朝哪代修建的,一直延伸到“四安亭”。此亭是为四方百姓翻山越岭提供避暑纳凉和躲雨之处,古老气派。有谁能说清它承载了多少人的苦恼和欢乐,希望和落寞,在此演绎了多少悲欢离合,动人心弦的故事啊?

在隧道未通之前,山这边的人要到黄石或到长江乘船的话,此乃必经之道,过了长亭就是到大世界了。我也无数次在此停留、徘徊,或踌躇满志或灰心丧气,或兴高采烈或闷闷不乐。“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秋天的山多姿多彩,野果溢香,最诱人的数山核桃、山楂,母亲也带我去摘碧绿的花椒,掐殷红的枸杞子,父亲有时去采草药也让我相随,从父母那里我更多地了解到山是座宝藏,山民靠山吃山的道理。

临近冬天,父亲总是要求我放学后随堂兄弟们到山上挖树兜去,要筹备越冬的柴火了,在那没有煤气的年代,靠山的村民可有优越感了,因为漫山遍野都是野草杂树全可以当柴火,天一冷,雪天里,家家户户都在柴房里生个火盆,大家就围坐在一起拉家常,孩子们就在那里打闹。人们在火盆上做饭,火盆上吊着的是熏烤的猪肉,香喷喷的。

孩子是不怕冷的,特别是我们男孩子们,趁难得的雪景去堆雪人、打雪仗,玩着玩着我往往就离群了,自顾自地被眼前的美景迷住。

站在高高的山上就像突然间进入了一个童话般的冰雪世界,整座山银装素裹,玉树琼花。山顶上的树叶、树梢晶莹剔透的冰凌,皎洁晶莹,奇丽多姿,山下村庄房屋、田野、树林白茫茫的一片,唯有户户的屋顶炊烟袅袅。

近几年户外运动蓬勃发展,黄荆山上的草甸吸引了不少爱好者,他们一年四季都上来赏草玩草。

春夏季节连山遍野绿油油的青草碧波荡漾,从老远的黄石市内就可见;秋冬天里茅草渐渐枯黄,成片的枫叶红似火,冬阳暖暖,暖风熏得游人醉,蓝天白云下的黄荆山却更能吸引来此做短途的户外运动者,因为离市区不远,也不高不险,并且还向阳,爬此山老少皆宜,人们发现了山上有奇树紫藤、怪石嶙峋、熔洞古寺、长亭故道,是天然的人间乐土。

要知道,这遍山的茅草林曾经是我们村民的庄稼地,世世代代附近的民众在这里刨食,因退耕还林而还原为荒山野岭,废弃多年了,不曾想,天生出这么多的茅草来,又变废为宝。

黄荆山,连绵起伏九十里,她没有雄壮的高峰,没有让人生畏的峭壁悬崖,没有珍稀野兽,也没有绝世的树种,没有大而阔的岩洞,她一点儿也不神秘,也一点也不出名,普普通通,她像是小家碧玉,但也充满了灵性,滋润着千家万户;她又像是爱美的村姑,文静含蓄,朴素温柔,美丽大方,春夏时,她穿上绿的不同色调的风衣,秋天她又打扮得五彩斑斓,冬天里远远望去,白皑皑的石头如雪如羊,季季都让人惊奇。

黄荆山是宽厚的静美的母亲,她用特有的无私的方式哺育着四方民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