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内地综艺 《欲奴第一季2828》

欲奴第一季28284.0

类型:生活 大陆综艺 国产综艺  中国大陆  2012 

主演:陈奕龙 吴清 郑亚娟 

导演:未知

高速云播放

高速云M3U8

欲奴第一季2828剧情简介

《华夏微电影》是陕西卫视十月重磅推出的日播电影类电视栏目,每晚22点20分黄金时段播出,时长为30分钟。他特别指出“栏目将结合时下最新颖、时尚的‘微电影’形式”,每天为观众展示一部故事性强、电影元素丰富、内容时尚、兼具娱乐趣味的微电影,用丰富的视觉元素、极强的故事性来打动观众。

微电影是在什么时候兴起的?

http://baike.baidu.com/view/4342291.htm



微电影剧本

武丁王朝与一代名相傅说 河南大学 商永成教授 第一集 商王小乙四十大寿,小乙听取了楼泽的意见,举国大赦,欢庆一个月,从戎边返回的徐直有军情上报被楼泽拦在宫门外。商都处处歌舞升平,奢华糜烂。甫国是商朝的一个诸侯国,以种植蔬菜和花卉而闻名。甫说是侯爷克明的独子,10岁那年,与隔黄河的虞国(因擅长在涧水捕鱼而得名)的富阳的贵族的女儿张相云定了亲。定亲那天锣鼓喧嚣,热闹非凡,送定亲贴的是甫家的一个壮丁,他从甫国骑马出发,途径集市,是一番叫卖瓜果蔬菜和各色花卉的景象,而到达虞国看见的则是一个鱼米之乡。张家热情款待了这位壮丁。定亲的使者还未返回,甫国就开始遭羌人侵犯(盘庚迁都前后,商朝国事衰落,诸侯离心离德。羌人屡屡进犯商的诸侯国,位于西方的程、芮等数十个诸侯国相继灭亡。甫国已经成为最西边的国家(古甫国在现在的三门峡市南)。),拼死抵抗的甫国军民伤亡惨重,侯爷克明自知本国势单力薄,便派人快马加鞭去商都向商王小乙求援,但时值小乙四十寿辰,求救信被压在楼泽处不报,徐直提出自己的怀疑,闯进宫殿向小乙报告,小乙听信楼泽一面之词,不但不相信甫国的处境,更将徐直调离商都,委任为伊盐。克明又向虞国求救,虞国害怕羌人,不敢派兵过黄河。克明见救兵迟迟未到,自知灭亡的厄运不可挽回,便把十三岁的独子甫说和妻子托付给忠臣,要他们扮成平民逃出甫国,投奔定下亲的张家,而自己要和甫国共存亡。羌人快要攻破城门,克明不愿看到生灵涂炭,下令甫国人弃械投降,自己悬梁自尽,羌人进城,甫国人沦为奴隶。外逃的傅说母子在路上遭遇外族余兵,忠臣用生命保护了他们,母子俩历尽千辛万苦来到富阳,寻到张家,势利的奴隶主得知甫国灭亡,对他们甚是冷淡,只是安排了一个在富阳旁的偏僻小屋给他们母子,倒是七岁的相云常常看望他们,与傅说两小无猜,建立了亲密的感情。相云一天天长大,奴隶主找到傅说的母亲表达了悔婚的意思,母亲认为这是克明的遗愿,不愿答应,恼羞成怒的奴隶主派人打伤了她,这一幕正好被外出归来的相云和傅说看到…… 第二集看到重伤的母亲傅说心痛不已,狠心的奴隶主却拉着不愿离去的相云拂袖而去。母亲自知不起,临终时交待傅说为了保全生命,还是放弃与相云的订婚,为了安慰弥留的母亲,虽心有不甘,傅说还是勉强答应了。回到家的相云指责父亲的残暴和势利,更认定了与傅说的爱情,一怒之下,奴隶主扇了相云一个耳光并告诉她这辈子不可能与傅说结婚。傅说亲手埋葬母亲,相云来到坟前悼念却得不到傅说的谅解,相云激动之下,说出了自己为了坚守和傅说的爱情不惜顶撞父亲被打的实情,傅说心痛相云被打,两人误会化解,坚定了对彼此的感情,傅说也决定为了相云留在富阳,无论受到多大的曲折和羞辱都要坚持到底,出人头地。分别时傅说决定为了相云的安全,两人假意妥协,以后少见面。奴隶主蓄意安排傅说到涧水看管奴隶,涧水的河坝总被洪水冲坏,“胥糜”(奴隶的一种称谓)治水护路承受着非人的折磨,傅说也不例外,生活苦不堪言。从小在优越的条件下成长,傅说一开始对劳动很不得要领,但有一个才十岁的奴隶亦凡常常帮助他,傅说也和他成了好朋友。一日,傅说在巡堤时看到了两个风尘仆仆的年青人,他们手拿包袱,气喘吁吁甚为狼狈。他们向傅说询问张家的地址,看着他们远去的身影,傅说很迷惑。第三集 一天,河堤又溃堤了,许多奴隶习以为常都已掌握逃生的要领,亦凡在与其他人一起逃跑的过程中不见傅说,折回寻找,看到傅说被卷入河中,亦凡当即跳入河,经过几个回合的抢救,亦凡托起奄奄一息的傅说,自己却再也没有上岸。。。。。。傅说悲痛万分,在受灾的河岸旁发疯似地寻找亦凡,一路上他看到涧水泛滥使商旅的车队受阻,百姓们也怨声载道,一方面为了解除奴隶们正在承受的痛苦,一方面为了亦凡和相云,傅说潜心研究治水之道,希望能够解决洪水之患。通过实践,终于摸索出了一套“版筑”营造技术(就是用两块木板相夹,两边各置两根木橼,麦草捆缠,中间填满湿土,或夹以石灰、草泥,以杵捣实筑成土墙)。这种技术挡住了洪水,解决了多年洪水冲刷毁坏路基的大问题,维护了道路畅通。一天,朝廷的盐政大臣徐直伊盐办差后返回殷都,经过富阳,突然遭遇溃堤,千钧一发之际,傅说及时赶到,带领奴隶们救出了危在旦夕的朝廷大臣和差点毁掉的盐,随后傅说又马不停蹄地用“版筑”营造技术和奴隶们一起修补溃堤。经调查,盐政大臣发现黄河两岸不断传颂说的“版筑”营造技术和本领,在傅说的引领下,他仔细看了用版筑而成的堤坝,赞不绝口。奴隶主请盐政大臣吃饭,盐政大臣要傅说一同前往,饭局上,傅说见到了一年多没有见面的相云。傅说和相云久别重逢,心情复杂,但在盐政大臣和奴隶主面前他们还不得不压抑自己的感情,盐政大臣对傅说大加赞赏,奴隶主也不得不表面夸奖他,傅说和相云在相云丫鬟的帮助下分别借机离开,到外小叙,互诉衷肠,但因盐政大臣的告辞,两人的谈话匆匆结束。盐政大臣走后,奴隶主对待傅说更加苛刻,傅说平白无故地沦为像奴隶一样的苦役,生活更加艰辛。但他还是通过改进泥土的材料,不断改进版筑技术,涧水的河坝愈加稳固。第四集徐直、伊盐回到殷都向商王小乙复旨,盐政事务交谈结束后,向小乙叙说了西方数十个诸侯国被羌人所灭的事实和在富阳的所见所闻。小乙对楼泽的所作所为半信半疑,为证实楼泽的为人,小乙微服出巡,亲耳听到楼泽向亲信同僚吹嘘自己的马屁工夫,小乙为之一震,回到朝廷,小乙陷入反思。商王小乙想让儿子武丁继承王位,便找来大臣甘盘商量,甘盘鉴于商朝“兄终弟及”的继承制度,便提出让武丁以贤能取信于大臣和天下的方法,小乙任命贤德的甘盘做武丁的老师。在甘盘的教导下,武丁虚心向学,成为一个有知识的贤德的王子。武丁的博学遭来了许多嫉妒的目光,小乙一方面为了让武丁远离嫉妒,一方面为了让武丁知道世间的艰难,和甘盘商量后,小乙决定送武丁到奴隶中劳动,因为说的版筑技术给小乙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就选择了傅岩作为武丁的劳动场所。小乙安排大臣邓达装扮成奴隶贩子把由武丁和八个御林军装扮的奴隶贩卖到富阳。富阳的奴隶主看到贩子送来的“奴隶”身强体壮,很是喜欢,非常爽快地买下了八个御林军是装扮成的奴隶。但看到武丁,发现他比其他几个奴隶身体瘦小,就说不要. 第五集 第六集奴隶贩子说:“要么全部买下,要么一个不买,否则只剩下一个,卖到哪里去呢?”奴隶主只好全部买下,并把这些新来的奴隶全部安排在说的版筑奴隶队伍中。傅说发现武丁身体瘦小,便安排武丁在身边做小工,两人共同劳动,进一步改进版筑技术和涧水的堤坝,在共同生活的过程中,傅说发现武丁博学多才,像是出身高贵便问起武丁的身世,武丁唯恐王子身份暴露,推说出身平民,因为家道中落沦为奴隶,傅说觉得他与自己身世相仿,不再怀疑,更加惺惺相惜。一日,相云的丫环妇好与相云女扮男装来到涧水寻找傅说,傅说大为吃惊,小心翼翼地带他们到了僻静的山林,妇好留守在山林外的河边把风,山林中,傅说和相云互诉离别衷肠;武丁有事四处寻找傅说,在山林外碰见百无聊赖的妇好正要除去帽子在河边洗头,武丁见状,以为是哪个奴隶偷懒,便上前质问,妇好见有人前来,只顾提高嗓门以提醒相云,因此面对武丁倒也毫无惧色,理直气壮,但慌忙中,妇好帽子落地,武丁识破了妇好的女儿身。两人四目相对,心中都泛起一丝涟漪...... 第七集傅说和相云在树林中听到妇好的警告,便躲在一旁看形势,傅说发现是武丁后放了心,携手相云一起走出树林,向武丁坦诚了一切(自己是甫国的流亡诸侯,与相云两小无猜的经过),武丁听后甚为感动当即表示以后会协助妇好甘心当两人的信使。傅说与武丁的感情更近一层。经过长时间的劳动,说发现武丁的身世并没有那么简单,因为他总是定时与那八个同来的奴隶会面。一日,傅说与武丁巡查涧水堤坝,发现有一处堤坝岌岌可危,傅说差人回去运版筑抢险,傅说和武丁不约而同跳入涧水查封漏洞,闻讯赶到的奴隶们在岸上赶忙加固堤坝,而那八个御林军士兵却首先跳入涧水寻找武丁,不顾武丁的反对,八人执意将他拖上岸,他们的奇怪表现进一步引起了傅说的怀疑,晚上,傅说找来武丁,跪拜在他面前,原来机智聪明的说识破了武丁的王子身份,这成为他们俩的秘密,此后他俩经常在窑洞里进行多次治国方法辩论,武丁进一步了解了傅说治国安邦的才能,下决心总有一天要恢复甫国,复兴商王朝。 第八集三年后的一天,武丁在外劳动时看见一个久违的熟悉的身影——大臣邓达,于是两人秘密会晤,武丁从邓达口中得知小乙病重,武丁知道自己将很快离开傅岩,于是他亲自找到妇好,约他和相云晚上见面,晚上,皓月当空,四人相对,武丁的言谈令三人感到一番离愁别绪,妇好心里不是滋味,借故离开在外垂泪,武丁追出,眼中充满怜惜却不敢作出任何承诺,倒是妇好勇敢坦诚自己的感情,颇有男儿气概。果然,次日邓达来到相云家中,他提出要高价收买三年前卖的那几个奴隶贩卖到毫州去,结果奴隶主抬杠,以当年的成交价格的五倍的价格买走,他们的对话恰好被妇好听见,她暗暗下定决心等待机会让小姐放她自由,让她去毫州寻找武丁。临行前,武丁与说依依不舍,离别时要说保重身体,来日大展宏图。邓达把武丁和其他几位御林军装入奴隶的囚车,往东方去了。经过五个时辰的路程,大臣才把武丁他们放出囚车,并向武丁请罪说:“王子这几年受苦了”。武丁回答:“这些年收获很多,受苦很值得”。小乙临死前处死了楼泽,并提升了徐直的官职,群臣哑然,私下讨论以为小乙一定是病糊涂了,但小乙却摒退了所有的人,只留下武丁,他教导三年未见的武丁要善于纳谏,任用贤人,徐直和甘盘都是值得信赖的人。小乙病逝,武丁在甘盘老师和徐直的配合下登基。登基后武丁当即下旨“守孝三年不语,由甘盘主政。” 第九集对于武丁的旨意,群臣们都很纳闷,阳甲在不解之余,也不禁放松了对武丁的戒心,他们认为武丁在外三年定是沾染了奴隶的习气成为平庸之辈,不再为惧,即使让他为王,他们仍可享尽荣华富贵,反而少了治国安邦的烦恼。武丁想任用傅说为宰相,但碍于等级森严的法规,怕自己的一意孤行会遭到贵族们的反对,甘盘计上心来,提点武丁商朝官员对鬼神的敬畏,武丁听后频频点头。三年期满,武丁脱去丧服,君临天下。武丁仍然不语,群臣跪请旨意,武丁不理,群臣不知所措。一天晚上,武丁睡到半夜,故作姿态放声笑了起来,手下的奴仆听到君王梦中笑醒,趋前询问梦中之事,武丁故弄玄虚只是说“我商朝天下有希望了,我梦见了先王汤......”第二天,武丁上朝,在一块大象骨头上写到:“以我作为天下的仪表法则,我恐怕不及先王,所以不敢说话。恭敬地思考治理天下的办法,不料精诚感动上天,梦见先王汤赐我一位贤相,将带我说话。”甘盘心领神会,于是出列询问是朝中那位大臣?武丁故意看了一下群臣,摇摇头说:“我梦见的贤人不在大臣之列,请画工。”画工拿出一幅画像,画像上的分明就是傅说。 第十集大臣们看到画像,全场哗然,不知所措,武丁趁势命令了许多臣工带着画像前往各地寻找,阳甲对武丁的说法半信半疑,退朝后悄悄贿络武丁寝宫的奴仆,问他昨晚大王是否有异样,奴仆收了好处,全盘托出大王半夜校醒的所见所闻。阳甲信以为真,出于对鬼神的敬畏,阳甲对武丁的说法从此深信不疑。经过一段长时间的明察暗访,臣工们寻来的都不是傅说,武丁心急如焚,经甘盘提醒,武丁把画像交给了邓达等几位将军,增加了寻找的队伍,由以邓达人手不够为由,把当年的八位御林军都拨给了邓达,邓达领会了武丁的意思,直接赶往傅岩。在富阳,傅说与相云私会不幸被奴隶主发现,于是奴隶主命人把傅说吊起毒打,正在这时,邓达赶到,奴隶主并没有认出一身官服的邓达就是当年的奴隶贩子,看到朝廷命官,心中十分敬畏,邓达救下傅说,并请其上车,前呼后拥直奔商都,奴隶主糊涂,相云追着车与傅说依依惜别。朝廷上,傅说见到武丁,恍如隔世。武丁却莫名其妙地对傅说说:“你是先王汤派遣来的圣人,先帝命你来朝中,帮我扶匡社稷,治理天下。”聪明的傅说猛然醒悟,猜想一定是商王的妙计,就顺水推舟,含糊应对。蒙在鼓里的朝中大臣对此景象都看得目瞪口呆。 第十一集武丁当众宣布解除他的奴隶身份,晋封为相,赠官邸,对他礼遇有嘉,傅说得体谢恩,并以一番治国之道回敬了武丁,甘盘见傅说站在一寸的高地上侃侃而谈由衷地说:“这番景象让我想起了一个字:这位贤臣姓甫,站在一寸的高地上对着商王一人侃侃而谈,分明就是一个傅字。”武丁听后连连点头称是,当即下令赐姓傅,富阳因为是发现贤臣的地方,特赐名傅岩。群臣们看到这一切,对他贤人的身份更加深信不疑。在民间,武丁托梦拜相的故事被绘声绘色地传颂着,这件事传到富阳奴隶主的耳朵里,他不敢相信,直到收到朝廷赐名傅岩的旨意,才确认傅说成为宰相,他十分懊悔,妇好和相云却十分欣慰,奴隶主不甘心错失一位亲贵宰相,他想利用傅说对相云的感情重新笼络这位今非昔比的当朝宰相,所以他想借向商王进贡美女之名(把妇好进贡给商王),把相云送还傅说身边,因为和傅说刻骨铭心的爱情,相云没有拒绝父亲的安排,妇好却因心系武丁,整晚闷闷不乐,并悄悄在自己的高靴中藏入一把匕首。傅说为相后,首先对吏治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他白天微服私访,发现拿着朝廷俸禄的大小官吏不是聚众赌博,就是喝茶聊天官员冗余严重,晚上他仔细核对多年来的各个官员的名单和政绩,并把调查结果告诉武丁,武丁听从傅说的建议进行吏治改革(百官分三类:第一类政务官,第二类宗教官,第三类事物官),成果显著。 第十二集武丁一直很推崇傅说的版筑技术,于是下令扩大商都,新的护城墙都要使用版筑技术,武丁和傅说视察护城墙工程,武丁见到吏治改革后的官吏们精神面貌大变,心中窃喜,这时傅说向武丁建议“建好护城墙挡住洪水的侵害和外族的侵扰只是匡扶社稷的一部分,要想真正是商朝千秋万代,关键在于提高百姓的知识”武丁和傅说沿着恒河(现称安阳河)堤岸巡视,傅说继续进谏“本朝文字可称为旷世古今的瑰宝,可惜只在贵族中流行,这主要碍于龟甲和兽骨的稀少和昂贵才使文字难以普及,其实日常的学习不必拘泥龟甲和兽骨……”武丁频频点头“如果准许百姓学习文字,今后的官员选拔也不必拘泥贵族,真正的有识之士才不必每次都要托梦拜相才能为我所用。”两人会心一笑,望着用版筑技术垒起的堤坝,两人都若有所思,过了许久,两人不约而同地喃喃自语“不知她怎么样了”相云和妇好随奴隶主来到商都,商都的繁荣使他们大开眼界,经多方打听,三人来到相府门口求见傅说,傅说见到相云难耐心中激动,几乎忘形,幸得妇好在旁提醒,奴隶主巴结傅说,傅说不为所动,当得知奴隶主准备将妇好进贡给商王时,傅说想起了武丁在傅岩时对妇好的真情,于是决定将计就计,带奴隶主进宫见武丁。 第十三集武丁在甘盘的协助下,正在起草全国无论阶层,无论男女都有权学习写字的旨意,傅说求见,傅说说有一奴隶主要进贡一位美女给武丁,武丁不想接见,因为四年来武丁对妇好总是念念不忘,傅说了解武丁的心思但仍卖着关子苦劝武丁接见,大殿上,奴隶主带着妇好跪拜在殿下,奴隶主介绍女子叫妇好,年方二十,祖居傅岩……武丁听到“妇好”两字,脑袋翁了一下,转头看傅说,傅说向他点点头,武丁心中按耐不住喜悦,下旨赏了奴隶主一笔钱财,便将他打发了……武丁的寝宫,武丁和妇好许久没有说话,刚烈的妇好突然跪在武丁的面前:“大王,进宫并非奴婢所愿,奴婢心中早已有了倾慕的对象,不会去爱别人了,奴婢深知进了宫便不可能再出去,奴婢不能爱大王,但也不愿背叛大王,只有以死谢罪了。”妇好拔出藏在靴中的匕首自刎,被武丁及时阻止,武丁非常感动,却也忍不住再捉弄她一下,便装作疾严令色地说到“告诉我他是谁,在哪儿,说不定我会放了你”没想到妇好倒也不卑不亢“他在毫州,但我不会告诉你他是谁,因为我不会拿他的生命冒险”武丁非常感动,立即与妇好相认。有情人终成眷属,傅说与相云,武丁与妇好在愈加繁荣的商都中生活着。五年后,分别有了两个蹒跚学步的儿子:傅奇、傅宣和祖已、祖甲 第十四集商都的繁荣,引来了周边国家的嫉妒,朝廷上,各大臣分别通报了西北、西南等边境的紧急形势,武丁听后甚是忧虑,退朝后留下傅说商量对策,傅说分析了各邻国的情况,主战不主和,此想法与武丁的不谋而合,而在选择第一个目标上,两人出现了分歧,傅说主张“杀鸡敬猴”即鉴于商朝对外战斗经验不足,应选取实力较弱的土方国,而武丁主张“擒贼先擒王”即不惜代价战胜强悍的鬼方国,使其他国家知难而退,朝廷不战而胜,武丁的坚持令傅说妥协。武丁安排年迈的甘盘主政,徐直辅政,自己和傅说、邓达一同出征。临行前,妇好和武丁,相云和傅说依依惜别。古代战争轰轰烈烈,非常残酷,在一次双方对峙时,鬼方国的士兵施放冷箭,傅说抢救不及,武丁中箭硬生生地倒地…… 第十五集箭头有毒,武丁伤势严重,危在旦夕,但鬼方国却有乘虚而入的趋势,为了武丁的安全,傅说下令商朝的军队退回三十里,并快马传书,把消息带回朝中。妇好得知武丁病重的消息,心急如焚,几乎承受不起,但他很快冷静下来,并作出一个大胆的决定。女扮男装的妇好披星戴月,快马加鞭赶往边境,二天二夜后终于见到了奄奄一息的武丁,妇好悉心照料,从不放弃,经过三天三夜,武丁奇迹般地醒过来,病情一天天地好转,养病的同时武丁还经常和傅说讨论军情......一天晚上,两个信使同时来报,一是说鬼方的军队正在步步逼近,另一个是说甘盘在商都去世,阳甲听说武丁病重,欲起兵取而代之。 第十六集武丁面临两难境地,遇到了人生最大的挑战,傅说劝说武丁先回商都主持大局,稳定人心,但武丁不愿做战场上的逃兵,傅说和妇好对他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武丁也念及甘盘,终于决定和妇好先回商都,邓达和傅说留守战地,继续与鬼方为战。回到商都,经过战争洗礼和生死考验的武丁成长了许多,他亲手悼念甘盘,随后在徐直的配合下,面对阳甲的叛乱他严惩不贷,朝廷上各大臣又上奏:边境国家听说鬼方的神勇表现,受到鼓舞也愈加猖狂,商朝版图岌岌可危......退朝后,武丁分析了局势,深知全面的边境战争不可避免,武丁反思自己当时鲁莽的决定后,他决定对不同的国家采取劝降和迎战的不同方法。傅说和邓达在前线遇到了顽强的抵抗,更雪上加霜的是,鬼方的邻国芍方国与鬼方勾结进一步壮大了鬼方的实力。 第十七集傅说和邓达在营中商量计策,傅说想到了一个方法即离间两国的感情,分散他们的兵力,于是决定兵分两路:邓达主攻鬼方,傅说主攻芍方,傅说到达芍方后,集中所有兵力,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然后命令手下的将士散播谣言:商朝的军队之所以胜利,是因为鬼方怕芍方的实力强过自己,所以泄漏军情给商朝的军队。邓达在鬼方的边境也如法炮制。两方的酋长听到消息虽然没有财信,但也对对方起了戒心。武丁在朝中分配将士到战场,分配说客到另一些国家谈判,但回报的情况都不甚理想,商朝的军队都处于焦灼状态,武丁分析只要傅说他们能够取胜,将对整个战局产生强有力的扭转,于是亲笔书函给傅说提了朝中的情况。屋漏偏逢连夜雨,一向对商朝虎视眈眈的羌方终于起兵叛乱,大举向商都进犯,一时间,刚刚稳定的商朝岌岌可危,面对羌方的来犯,武丁甚为震惊,因为朝中已无良将可派,武丁愁眉不展,妇好主动请战,被武丁一口回绝。傅说接到武丁的龟甲书函,了解了武丁的处境,并神奇般地预见如果再有叛乱,武丁将无将可派,于是回信给他,要他不拘一格降人才,而妇好就是最好的人选,并承诺自己会在三年内赢得战争。 第十八集傅说与邓达加快了离间芍方和鬼方的脚步,一年后,芍与鬼已是貌合神离,战争的胜利指日可待。羌方边境,妇好率领五千士兵英勇善战,取得了开展后的第一场胜利。羌方酋长大怒“区区一个女流之辈都打不过”,酋长杀了主将,增派了军队,羌方战斗力大大提高。经过又一年的交战,傅说和邓达取得战争的胜利,凯旋而归,武丁出城迎接,朝上武丁论功行赏,邓达出任盘龙城诸侯,武丁另建了甫国(与傅说父亲克明时一模一样)送给傅说并他恢复少年时失去的古甫国诸侯的称号。傅说感激的同时似乎令有心事,回到府中,善解人意的相云安慰傅说:等妇好打退羌方,救出原甫国的子民,新甫国就会真正名符其实。傅说和邓达这场战争的胜利成为各个战场的转折点,各地陆续捷报频传。 第十九集武丁担心妇好,又增派了八千人的军队到羌方,并想在羌方换将调回妇好,傅说与武丁坦诚相待:自己很想亲手打退羌兵为父报仇,但临阵换将不是上上策,自己愿意做妇好的谋士,暗中协助。傅说要武丁相信妇好的能力,因为现在虽无捷报,但也没有失败的消息传来,而对峙是两军交战的必经之路,傅说预言与羌方一战会让妇好成为流传千古的奇女子。在傅说的辅佐下,妇好带兵有方,赢得了广泛的民心,相反羌方上至酋长,下至将军,个个残暴野蛮,日久见人心,两年后,战局逐渐偏向妇好,许多羌方的士兵都投靠了妇好。获得解放的原甫国子民会聚在一起,叩拜让他们重获自由的傅说,傅说感慨地说若没有武丁的赏识也就不会有今天的重聚,大家了解了事情的始末,欢天喜地地迁往新甫国,并跟随傅说改甫姓为傅姓。妇好有捷报传来,武丁十分高兴,决定建造一个最大的青铜器方鼎送给妇好。而盘龙城是商朝运铜的要道,所以武丁把这事托付给了邓达。 第二十集一年后,妇好凯旋归来,与武丁三年未见,感情更加深刻。随着与羌方战争的结束,各边境都恢复了平静,经过数十年的边境战争,商朝的版图进一步扩大,成为史无前例的华夏第一大国。两年了,邓达的司母戊大方鼎始终没有建成,武丁体恤邓达的辛苦,便想亲自去盘龙城慰问,武丁听取了傅说的意见,为了不打扰各地百姓,武丁决定微服私访,四人和徐直一同出行,把盘龙城之行当作一次交游,一路上五人游山玩水心情都很好,可刚到盘龙城就多次看到百姓们受巡逻的官兵欺负,武丁感叹邓达管教不严,傅说却心生疑虑,他建议武丁先不要见邓达,留住在百姓家中看看形势,在百姓家中他们亲眼见到邓达手下对百姓作威作福,经调查发现邓达还有偷卖青铜出国的行为,两年来,邓达借铸鼎之名,谋得不少私利。傅说表明身份质问邓达,邓达没有悔过之意,隔墙而站的武丁见状义愤填膺,严惩了邓达,指派徐直不必跟回商都,就地接替邓达出任盘龙城诸侯,此后商朝的制铜业愈加繁荣,青铜器成为一种受宠的装饰物,也成为财富和地位的象征。 第二十一集司母戊大方鼎终于建成,妇好和武丁的爱情有了最好的见证。商朝在武丁和傅说的治理下,取得盛世,武丁让傅说修著一部全书,记录执政的经验留给后世,晚年的傅说除了著书立说以外,还热情指教许多前来学习的人,人们崇敬傅说,一时间有数万人拜傅说为师,因为姓傅,所以就把“师”和“傅”两个字放在一起,产生新的词语“师傅”。晚年的妇好常常头痛,想遍寻名医为妇好治病,却被妇好拒绝,这令武丁很担心,武丁找来傅说,要他劝劝妇好,却看出傅说有难言之隐,武丁心有疑虑但看到妇好的痛苦又不好多说什么,弥留之际妇女终于道出头痛的根源是打仗时跌落马背所致,武丁心痛却无力挽回妇好的生命。妇好去世,武丁伤痛欲绝,破祖制,将妇好墓将在离皇宫的不远处,以便常常祭奠。第二十二集国家繁荣、人民幸福,傅说已经辅弼武丁56年,离开相位,由大儿子傅宣代替。99岁的武丁为100岁的傅说举办了告别宴会,一生的友谊,一生的合作。朝中的内服官全部参加,外服的诸侯一千多人参加,是华夏历史上第一个大规模的宴会。在殷都郊外的树林中举行,显示商代的繁荣。傅说家族52人全部参加他们是:傅说和妻子张氏大儿子傅宣和妻子徐氏,小儿子傅齐和妻子谢氏,大女儿傅琳和女婿小甲,小女儿傅莉和女婿文已。孙子5人并孙媳妇5人,孙女8人及孙婿8人。曾孙10人,曾孙女6人。宴会结束后,傅说带着妻子张氏回傅岩家乡,乡音未改头发已经白,过去的同龄人都已经逝世。为了减轻旱情,开捉马跑泉造福百姓。傅说回到商都后,武丁已经辞世,傅说在坟前写下《尚书·说命》三篇。

欲奴第一季2828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