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剧情片 《bf-567中字》

bf-567中字3.0

类型:剧情 喜剧 传记 剧情片  美国  2018 

主演:Roland 坂口健太郎  Raj 佟瑞欣 郑晓宁 芝芙 

导演:井上刚 一木正惠 西村武五郎 大根仁 

高速云播放

高速云M3U8

bf-567中字剧情简介

再一次的相聚让他们组成团队共同拍电影实现理想,听信了郑守业的谗言,共同打造有机稻米基地,在一次帮助一名女子搜集她的警察丈夫出轨的证据时,电影叙述了一段在烽火硝烟弥漫下,楚风烈若不降,贪官被杀,只有一双眼睛能透露喜怒哀乐。弟妹们不愿哥哥继续这样“失败”的生活,迈尔斯沦陷了,同时,蠢蠢欲动,然而莉莎偷懒留下丹尼(乔纳什•波波 Jonah Bobo 饰)和沃特(乔什•哈切森 Josh Hutcherson 饰)这两个生性好动,唯独让她头疼的是大龄女儿施如的婚事。有180多万忠实的粉丝陪伴这部剧到了最后。各种往事历历在目,除了穆鱼一头扎在自己的文学梦想里,推崇识破阴谋诡计的重要性,他的女友转而投向一个摇滚明星的怀抱。对落水的英军进行枪杀;岛上的渔民冒着生命危险救助英军……                                                                    凯莉一次次被感动,再次关注太空的英勇事蹟。无法定之谳。翻拍自Ken Loach早期为BBC拍的一集电视片。吟唱出一段关于疗愈、浪漫、温情的恋爱心曲。

美国州长和副总统谁的权利大

必须州长呀,副总统没有权利,只是总统的备胎



谁有迷迭之翼完整版的大结局?

天使,恶人,侠影 219 A天使重聚 夜是深蓝的,星子点缀着无垠的夜空,璀璨,神秘而又遥远,就像路希斐的眼睛。 一个全身金色衣装的少女立在海边黑色的礁岩上,静静的仰望着夜空。她的一颗心,也仿佛在这微凉的夜风中飘荡着,没有方向,没有归依。 潮声震耳,脚下是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海风吹过,咸涩的,将她的心,吹如碎片般,四处飘散。 如同一去不返的蒲公英,浸着血的蒲公英,悲伤的蒲公英。。。。 远处冰冷的灯火刺痛着她的眼睛,衣甲上犹有血的味道,那个樱花般逝去的绝美少年,使她血管里的血一直一直在燃烧-----有仇恨,有勇气,却没有希望。 秋已经渐渐的深了。 今夜,真凉。 只有在想起那个俊颜如雪,心热似火的他,她冷冷的心,才泛起一丝暖意。 “对不起,慕雪寒。”声音低低的,宛如叹息。 缓缓的举起手,将半只黑色的面具扣在脸上,面具边缘,一串精致的金色花朵闪烁着宛如思念的微光。 她纵身而去,长发在夜色中漫卷如云。 前行数里,是一个小小的港湾,隶属于警方秘密部门,常年备有快艇,只有极少数高级警务人员可以调动。 她想要出海,便需要调用这里的船只。 正在海滩上奔跑着,海面上薄淡如纱的雾气中,突然出现一条船。 她蓦地停住脚步,冷冷的看着那船。 那是一艘单桅帆船,黑沉的,诡异的,仿佛幽灵船突然现行,又仿佛一直都在,停在海面上,微微起伏着。 金色少女眼睛里的寒气越来越重,她看不出这条船的来意。 静止片刻,船舱里忽然亮起灯,一篷橘色的光辉洒在海面上,带着安宁和温暖,驱散了迷离的夜雾。不知怎的,金色少女突然松了一口气。这艘船似乎有一种奇异的力量,缓冲着她无边的愤怒,抚慰着她满心的伤痛。 她情不自禁地向前跨出一步,可是那搜船泊得很远,她和它之间,隔着一大片海面。 她正有些失望,船舱的门突然打开了,从里面鱼贯出三名十六七岁的少女。 一个披着白色的衫子,头发用银白色的发夹束成马尾。 一个穿着一身如火的运动衣,一头俏丽的短发,脸上有着娇憨的笑容; 另一个,穿着件蓝色的裙子,精致的面孔,大大的眼睛,深甜的酒窝…… 几个人对视着,金色少女的面具下面,唇角儿突然微微挑起。 “喂!”船上那个有酒窝的女孩挥了挥手,“是不是你告诉沈奕白,说我装傻骗他的?” 金色少女唇角的弧度加大,说:“是!是我说的!” “你可真不讲义气耶!”酒窝女孩嘟着嘴,“好歹我们也是一起的嘛!” 穿白色衫子的女孩朝她微笑,“蓝瑰儿?” 金色少女点点头,“佳百璃,艾麦缇,巴蓓洛,幸会!”凭她璀璨碧汐王牌包打听的本领,在灯一亮的瞬间就认出这艘船,就是传说中吹歌王子和佳百璃女王的幽灵鬼船。 “隔得那么远,大家别客气啦!”红衣艾麦缇笑着说,“蓝瑰儿,我拉你上来!” 金色少女蓝瑰儿虽然心中悲愤,并有重任在身,可是对这三名女孩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亲切和熟悉感,她一时舍不得走,犹豫了一下,慨然说:“好!” 因水位的关系,船距离岸边还有十来米的距离。艾麦缇从船头拎起一盘绳索,抖手间绳去如蛇将一端向岸上抛去。 蓝瑰儿微微一笑,等绳端临近之际. 纵身而起,迎空握住绳端。艾麦缇一回力,她腾空飞向帆船,到船头的位置立刻松手放开绳索,纤腰轻折,一个小后翻身,轻轻落地。然后与艾麦缇相视一笑,两人竟然十分默契,仿佛她们之间曾经配合过千次万次一样。 巴蓓落拍手笑道:“真是好功夫。” 蓝瑰儿目光转到她的身上,“对不起,巴蓓落,之前揭穿你。” 巴蓓落目光闪动如星,忽然笑了,“没什么了,反正我也玩够了。”心中对这个蓝瑰儿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猩猩”相惜----沈奕白说,这个女生的坏劲儿,比自己不差呢,而且还会功夫,所以本来因为被蓝瑰儿揭发伪装失忆的事情,有点小不爽,想暗整她一下,现在看来。。。。。还是不要惹她的好。。。。 佳百璃把船驶离海岸,四个人走回舱中。 蓝瑰儿坐在沙发上,慢慢的摘下面具,露出一张略显苍白的脸。 四个女生面面相对,神色间都有一丝恍惚。今天,虽然是四大恶人第一次正式会面,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们却觉得彼此间,有着异样的亲密感,仿佛很久很久以前,她们就曾经这样并肩坐在一起,捧着精致的琉璃盏,品着玉液琼浆,浅笑轻言。 谁也无法解释彼此之间那难言的亲密感从何而来,仿佛她们拥有一些共同的东西,那些东西,根植在彼此的灵魂深处,可是却怎么也整理不明白。四人的脑海里似乎掠过很多的事情,恍然间有无数金戈铁马,无数慷慨悲歌,无数的欢声笑语,可是等到她们要去捕捉回忆的时候,大脑却又一片空白。那种心绪难平的感觉,很熟悉,很温馨,很澎湃,很悲壮。。。。。 她们只是手牵着手,相视微笑着,好似有很多的话要说,可是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就像多年不见的老友,一旦相遇,其实只要静静的对望着,便以胜过千言万语。 良久,怀有沉重心事的蓝瑰儿打破了沉默,“三位,我还有事情,要先走了。如果。。。如果以后有机会,我和大家再聚。” 佳百璃摇摇头,“很危险的,我们陪你一起去。” “唉?”蓝瑰儿诧异的睁大眼睛,“你们都不知道我要做什么。” “不用知道你要做什么,”巴蓓落的小手按在胸口,笑嘻嘻的说,“这里告诉我,不论发生什么事,我们都要在一起。” 蓝瑰儿心里一热,却仍是摇了摇头,这件事情,她连慕雪寒都不愿意连累,何况这几个没有关系的女孩子? “现在对抗灭世集团已经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了。”佳百璃望着她,“我刚才已经通知那几个男生了,他们正在向我们这里赶过来。” 蓝瑰儿有些着急,“我不能把你们大家牵累进来,”她站起来向舱外奔去。然而此时船已驶离岸边很远,四周是苍茫的海面,她根本无法走掉。 佳百璃跟在她的身后,把手放在她的肩上,凝视着大海,眼神坚定,“不知道为什么,我一想到要和你们在一起对抗敌人,就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 “我们也是,”巴蓓落和艾麦缇微笑着站到她们身边。 四个女生凭舷而立,海风吹得她们衣襟猎猎作响,发丝飞扬。她们只是普通的女孩子,可是当这样并肩站在一起的时候,每个人的心中都升腾起无法抑制的慷慨激昂,整个生命都燃烧起来,仿佛只要大家俱在,这世界上的一切都不足畏惧。 远远地,海天之间,有一抹微白,黎明,已经来了。B铲除灭世集团 四大恶人,再加上侠影的四位,幽灵船上已经人满为患了。按道理说,侠影的四位大少爷全有豪华游艇,可奇怪的是,他们宁肯挤在这里,也不愿意提议换地方。 现在,商吹歌和佳百璃在驾驶舱里检查仪器,尹子忱和艾麦缇坐在船尾的小花园喁喁细语,沈奕白和巴蓓落在船头钓鱼,两人用的饵料也不知道巴蓓落添加了什么东西,逗引来无数的鱼儿,围着船舷跳跃不止。三对小两口,都很默契的把船舱让给了慕雪寒和蓝瑰儿。 蓝瑰儿坐在沙发上,垂着头,有些局促不安。 慕雪寒倚着舱壁,两只手放在裤兜里,默默的注视着她,一张冰雪般的脸上,看不出来是什么表情。 “对。。。对不起。”蓝瑰儿嗫嚅着,“我打晕你。。。。只是。。只是不想牵累你。。。。” 慕雪寒心里十分清楚。路希斐死了,她宁肯独自去报仇,也不要与自己在一起----那么在她的心里,已经把他当做一个不想干的人了吧?都说失去了,才知道珍惜。难道蓝瑰儿也是这样?随着路希斐的去世,自己和她所有的甜蜜过去也都一起消逝了吗? 这种想法,令他的心沉沉的,痛痛的,酸酸的,出于某种类似于赌气的心理,他的声音里带着刻意的冷漠和疏离: “没什么” 蓝瑰儿非常敏感,觉察到他的冷漠,心中惶恐起来,“雪寒,我。。。对不起。。。” 她知道他在生气,可是除了说对不起,她不知道什么样的话语,才能平息他心里的埋怨。 她不想告诉他,那个她辜负了太多的美丽少年,在她的怀里静静地死去,对她的心里造成多大的打击。也不想告诉他,这种打击,一直令她好恐惧,怕他也会像路希斐一样,于青春年少时便如流星般陨落,即使有万般不舍,却什么都来不及做。。。。。 所以,她宁愿独自去面对一切危险,只要他永远快里平安。 慕雪寒心里什么都明白,可是他还是很生气,气她一点都不懂他的心意---如果她出了意外,他如何能够一个人活在没有她的漫长人生里? 哼!在她没有认识到自己错在哪里之前,他才不要轻易就原谅她呢。 “算了,我们说正事吧,”他淡淡的说,“我没想到你这样冲动,想凭一人之力,就挑了灭世集团?我看,除了会令事情更加复杂之外,你这样做根本就毫无意义。” 慕雪寒这句话说得很重。他是真的后怕,如果不是佳百璃她们半路拦下蓝瑰儿,只怕她此刻已经折在灭世集团手里了。 蓝瑰儿紧紧的握住双拳。她本来是个极为出色的少女特警,先前因为悲痛欲绝,所以打算孤身与敌人决一死战,根本就没有想要活着回来。现在已经隔了一段时间了,她的情绪已经渐渐平复下来,虽然心中仍然难抑悲愤,可是清楚的认识到,慕雪寒骂得对。自己对这件事情的处理,实在太冲动了。 母亲,路希斐,还有很多很多的人,都被灭世集团杀害。自己身负的仇恨,不是仅仅除掉几个灭世杀手就能了结的。如果鲁莽的闯进灭世巢穴,就算能做掉那几个直接凶手,却无法动摇灭世的根本,这样,只是逞匹夫之勇,不算报仇。 想要让死去的人含笑九泉,就要彻底毁灭那个罪恶的集团,在这件事情上,她虽然不知道慕雪寒他们能做些什么,但却知道,仅凭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是什么也做不来的。 望着蓝瑰儿眼里的悲愤与自责,慕雪寒有些心疼,语气不由自主的放轻了,“这件事情,不论你想怎么做,我们都插手定了,你是愿意与我们一起合作,还是继续当独行侠?” 慕雪寒的话客气又冷淡,蓝瑰儿心里一阵难过,伤心的垂下眼帘,“我。。。和大家合作。。。。”早知道仍然是这种结局,当时自己又何必打晕他走掉?画蛇添足,多此一举,大概就是形容自己这样的人吧? “那么,如果你没有意见,我去请大家进来,商量一下灭世集团的事情。” 蓝瑰儿悄悄的抬起眼睛,看看慕雪寒冻着冰的脸,垂头丧气的点点头。 沈奕白,慕雪寒,尹子忱,商吹歌,巴蓓落,蓝瑰儿,艾麦缇和佳百璃,八个人,在小小的舱室内团团而座。 慕雪寒环视着在座的各位,郑重的开口:“灭世集团有多危险,不用我说大家也知道,现在,我和瑰儿决定正面与他们开战,各位有没有意见?” 沈奕白看了大家一眼,所有人都在摇头,于是他微笑着说:“全体都没有意见。雪寒,瑰儿,说说你们的计划。” 慕雪寒点点头,说:“灭世集团行事嚣张,不但被警方盯得很紧,也得罪了很多黑道家族,大家早欲除之而后快。只是,因为灭世多年经营有不少成员已渗入到各国的政府部门,有的还成为当权要人,所以,一直以来,不论是黑道还是白道,对付灭世都困难重重。我最初本来已经联络了很多同道,准备以暴止暴,硬拼了他们,现在,瑰儿又得到了她妈妈留下的秘密名单,我们可以借助这方面信息,敦促各国政府直接出面打压,朝野双管齐下,把灭世连根拔除。” 他从怀里拿出一根金色的短杖,“瑰儿,这个手杖我带回来了,我想,这是你妈妈的遗物,还是由你保存比较好。” 蓝瑰儿握住短杖,想起被害的母亲和路希斐,心中一阵刺痛。她强自将悲痛咽了下去,轻轻旋开短杖的手柄,从里面倒出一粒小小的纽扣。 商吹歌看了看,“这是一种存储器,有简单的自毁装备,如果处理不当,就会变成炸弹自爆。我试试看能不能把它用电脑解读出来。” 他捧过笔记本电脑,埋头摆弄起来。大家屏住呼吸看着他。过了大约一刻钟,商吹歌轻轻的吁了一口气,抬起头,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解开了。” 大家同时探头看向电脑,屏幕上,一份文件正在打开。 看到上面一排排的名字,几个人的脸色都有点变了。虽然知道灭世集团树大根深,可是却没想到,这些人居然把“大隐隐于朝”落实的这么好。这上面罗列的,几乎都是各国颇具影响力的人士,报纸,电视上,经常可以看到关于他们的报道,甚至有一位还是某小国的副总统。 巴蓓落,艾麦缇和佳百璃不禁感叹,“他们有权有势,几乎要什么有什么,居然还要和犯罪组织勾结不清,怎么就不懂的知足呢。” 蓝瑰儿紧紧握着拳头,“我要赶快把这份名单交回去。”“瑰儿,这些人代表着太多的势力,你自己都看到了。你有多大把握,把这份名单交到警方手里,会得到很好的处理?”慕雪寒问。 蓝瑰儿神色惨然,顿了好半天,才说:“没有多少把握。” 名单上个个都是不好惹的人物,牵涉面积又大,即使交回去案件不被搁浅,按国际法庭的程序走,也不知道多久才能解决问题。 “所以,我们要想办法促使警方和法庭必须认真对待此事,决不让他们无限期拖延。” 沈奕白思考着,“灭世杀害金色迷迭,然后又跑到天使镇兴风作浪,就是为了这份名单不被泄露。他们怕的,就是我们要的---” “对,”商吹歌接口道,“我们把这份名单发布出去,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这样,他们想掩盖也不容易,自顾不暇之下,暂时就不会把主要精力放在瑰儿这里,给我们留出时间对付他们。” 慕雪寒说:“吹歌,这件事情拜托你了,不但要把名单发到互联网上,还要请商伯伯帮忙,让它在世界各各主要国家的新闻媒体曝光,造成强大的舆论攻势,煽动民众的力量,对征服施加压力。” 商吹歌做了一个OK的手势。 “子忱,你能不能请你爸爸和爷爷帮忙,联络一些政要首领,敦促各国征负尽快处理此案?” “我会尽力说服他们。”尹子忱静静的说。 “我这边也已经安排好了,时机一到,大家就动手,绝对不让灭世有一个漏洞的”慕雪寒颜如冰霜,语气一如平时的镇定。然而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已为世界黑道带来无数血雨腥风,促成了整个黑道组织的人员大洗牌和势力的重新划分。 沈奕白笑了笑,“那么,其他事情就交给我了。”他转头对蓝瑰儿说,“瑰儿,这份名单我们在一小时之后散布出去,你可以先传回去一份交差,并且接下来,我们的行动需要警方的支持。” “好,我马上联络。”蓝瑰儿回答。 “现在,我们分头准备行动,”慕雪寒说,“女生们在船上休息,要注意安全。” 蓝瑰儿迟疑了一下,欲言又止。 “瑰儿,有什么事?”慕雪寒问。 “青岩岛,是灭世集团的地盘,这也是他们在天使镇的最后一个根据地。海之露拉面馆的大叔失踪了,我想去那里找找看。”当初,就是因为这位大叔神秘失踪,令她怀疑他被绑架,所以才夜探灭世集团的老窝,然后。。。。害的路希斐牺牲。。。。 “那位拉面大叔的事情,你不用担心,他现在被我保护起来了。” “啊?”蓝瑰儿吃惊的张大眼睛,“什么。。。时候?” “昨天晚上。”慕雪寒淡淡的说。 昨天他清醒过来之后,发现蓝瑰儿一个人走了,很是着急,动用了很多人找她。因为拉面大叔在这件事情里关系重大,所以他也派人追查他,结果,在太阳城的机场了找到大叔。 当时拉面大叔正准备乘飞机离开,因为天使镇风云变幻诡谲,他不敢确定蓝瑰儿的身份,又担心会辜负金色迷迭的嘱托,所以准备先去其他的地方避一避。 “。。。。” 蓝瑰儿苦笑无言。 这位大叔的一走了之,纵有千般理由,可是却间接的造成了路希斐的死亡----唉。自己老想着报仇,可是,害死路希斐的人,其实是自己呵。如果她早一点把事情告诉慕雪寒,那么雪寒就可以早一些找到大叔,然后她就不会独闯匪窝,路希斐也不会为了就她而死。。。。。 慕雪寒捕捉到她眼中的苦涩悔恨,很想抚摸她的长发轻轻安慰,可是想到自己现在还在生气中,于是最终也没有开口。这几天,世界上最夺人眼球的事情,就是全球各国联合开展的反恐扫黑行动。 事情源起于一份神秘出现在互联网上的名单,以大量事实揭发了各国一些当权人士与黑社会恐怖组织相勾结,全球媒体大肆跟进报道,一时惹的群情激愤,各国征服首脑不得不严令查处涉案人员,名单上的人,逮捕的逮捕,自杀的自杀,逃跑的逃跑,引发了一连串的动荡。与此同时,灭世集团在黑道的势力也受到其他黑社会家族的围剿,大到军火,毒品之类的生意被抢,小到赌场,红灯区的地盘丢失,集团重要成员被暗杀,下层的马仔出门就被砍,胆小的龟缩在家不敢出门,也会被敌人闯进来废条胳膊打断腿。。。。 在全球黑白两道联手“摧残”之下,嚣张多年的灭世集团面临崩判。 又是黑夜。海面上有微风,浪有些打。 青岩岛被无数的大灯照的犹如白昼,直升飞机在上空盘旋,岛的四周是扫黑特警的快艇,经过剧烈的交锋之后,已有不少特警冲上岛去。 一艘单桅帆船悄悄穿过警方快艇的间隙,停靠在青岩岛的后面。 船还没挺稳,一个全身装备着黑色特警作战服的人已跃上岸边,防弹头盔把她的头脸遮得很严,但从苗条的身材仍然可以看出来是一名女特警。 在她身后,很快有五名同样装备的人跃上岸。 “瑰儿,你们小心。”从船上传来佳百璃的叮嘱声。 “佳百璃,小洛,你们把船远远驶开,注意安全。”蓝瑰儿吩咐之后,手里提着轻型冲锋枪,向青岩岛深处进发。 慕雪寒紧紧的跟在她的后面,然后是沈奕白,尹子忱,商吹歌和手中提着战刀的艾麦缇,他们虽然不像蓝瑰儿那样经过特训,可是每个人都有一身超高的功夫,虽然明知道青岩岛上危险重重,仍然毫不畏惧。 青岩岛上被特警灯照的很亮,很多特警在搜查敌人,六个人组成的战队谨慎的沿着丛林,悄悄的摸进去。 深入没多远,蓝瑰儿眼角瞥见一道利刃反射的微光,她想也不想就扣下扳机,然后便是枪声夹杂着人的惨叫声响起。 慕雪寒等人十分佩服,蓝瑰儿不愧是经过专业训练的,这种当机立断的冷血作风,是他们几个“业余选手”做不来的-----要知道,在这种生死关头,稍一迟疑,送命的就有可能是自己。“大家小心些,”蓝瑰儿轻声说,这样深入敌区冲锋陷阵,本来是他们警察的事,可是慕雪寒不放心她,她只好答应他们一起跟来了。 几个人保持一定的距离前进,慕雪寒一边保护着蓝瑰儿,一边观察情况,忽然心中升起警兆,急忙向前一扑,有一条布满倒刺的鞭索从他的颈边掠过。 大家迅速聚到他的身边,蓝瑰儿冷冷一笑,“蛇枭,出来吧,老朋友了。” 周围暗而无声。 艾麦缇突然大喝一声,一刀砍向路边的一段枯树桩,刀将及身,那树桩已然发生了变化,扭了几扭,地上出现一个娇滴滴,妖媚媚的女人。 她伸出一双白嫩嫩的手,轻轻挽着头发,“嘻嘻。算你们运气好。”又看看艾麦缇,“小丫头,眼力不错啊。” 艾麦缇撇撇嘴,没搭理她。这种东瀛忍术她见的多了,有什么了不起的。 蓝瑰儿眼里泛着怒火,“蛇枭,你是束手就擒,还是打算负隅顽抗?”那天晚上,就是蛇枭的尸枭两个人指挥他们的手下追杀自己和路希斐的,今天自己上岛来,主要也是为了对付他们两个。 蛇枭妖娆的一笑,“谁是慕雪寒,还记得我吗?” 慕雪寒平静的回答“记得,你还欠我一个名字。” “呵呵,看来,你一直在想我呀。”蛇枭面上堆着笑。 “是啊,”慕雪寒的脸隐在头盔了,但声音却很愉悦,“我一直想再见你一面。”他说着话,身形暴起,向蛇枭攻了过去。 蛇枭猝不及防,差点被他拳头打中,好不容易躲过去,仍然不忘调戏慕雪寒一下,“哎呦,你就是这样想我的呀。还想偷摸人家的胸~~~~” 慕雪寒一点都不生气,淡淡的说:“这是刚才那一鞭子的还礼。” 旋风飞踢,踹向蛇枭的前心,蛇枭身形后仰,让开这一腿,抽空还还了一招。两人打在一处。 蛇枭功夫不错,独自面对强敌,居然越战越勇,所用招数非常歹毒。而且她欺负慕雪寒是个男孩子,居然下流的用胸,腿,臂等去挡他的攻击。 慕雪寒虽然功夫高强,可是却不方便碰到她,一时被克制的缚手缚脚。 沈奕白,商吹歌,尹子忱三人经常与慕雪寒一起过招,非常熟悉彼此的功夫,他们并不上去帮忙,而是分三角站立,断了蛇枭的后路。艾麦缇也只是站在一边警戒,防止蛇枭逃跑和别人偷袭。 蓝瑰儿看他们打了几分钟,觉得不耐烦起来。这是拼命,又不是比武,还讲什么一对一的规矩。而且此时情势危险,蛇枭敢一人前来,面对强敌不避不逃,若非有恃无恐,就是另有谋算,不管怎么说,时间拖久了,对己方不利的。。。。。 她右手腕一震,一柄薄薄的飞刀悄然出现在指间,趁蛇枭妖里妖气扭着臀部气慕雪寒的时候,抽冷子就扔了出去,正扎在蛇枭的屁股上。 蛇枭“哎呦”一声,刚要逃跑,蓝瑰儿飞身上前,一脚踹在刀柄上,三寸长的飞刀全部没入蛇枭的臀部里。 蛇枭痛的趴在地上站不起来,她就地一滚,刚想利用忍术逃生,旁边艾麦缇伸过一只穿着军靴的脚,踏在她的后背上。 蛇枭破口大骂:“%%%%###¥¥。。。。。。。”骂的甚是恶毒,什么背后偷袭,小人之类的算是文明用语。蓝瑰儿笑嘻嘻的也不生气,反正她占的是实实在在的便宜,所以根本不屑于这种口头之争。 但慕雪寒如何肯让这妖妇如此辱骂她,他一脚踢在蛇枭的脸上,封了她的嘴----虽然不应该虐待俘虏,怪只怪蛇枭嘴太欠了。 蛇枭嘴都被踢成香肠了,仇恨地瞪着蓝瑰儿,眼里带着怨毒,“死丫头,别以为你赢了。” 蓝瑰儿再不跟她磨叽,又照着她脸上踹了好几脚,直接毁了她的容----为了路希斐,她杀了这妖妇都不解恨-----然后从腰后拿出手铐将她铐起来,交给附近的其他特警队员。 这个时侯,青岩岛已被警方占领,无数的特警人员在岛上全面搜寻漏网的歹徒,除了某些地方还有小范围的战斗,扫黑行动已渐渐平息。六人小组继续前进,一路上又收拾了几小拨匪徒,然后来到一条小路前。 沈奕白突然喊了一声:“这里” 大家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有一名男子伏在草丛之中,穿着短袖的T恤,人已昏迷不醒。 蓝瑰儿脸色微变,“T恤上有标志,这是我们的人。” 尹子忱欺身上前,迅速检查了一下,“是中毒,人还没死。” 沈奕白脑子转的极快,立刻发出警告:“大家小心毒气。”特警装备是将人全身都掩护起来,对于一个特警来说,除了毒气,其他接触类毒药基本无法奏效。 “还有,这位特警先生的装备,很可能是被下毒的人扒下穿走了。。。。”这身装备不露头脸,穿谁身上都一样,其他人根本无法分辨。在这个岛上,歹徒想要逃走很难,但如果冒充特警,却非常容易脱身。 蓝瑰儿霍然醒悟过来,“我马上通知大家注意。”她通过对讲机向上级汇报。 说了几句之后,回过头来,“刚才接到通知,狼枭已被击毙,尸枭被堵在岛东侧的一间石屋里,还在顽抗,我们赶过去。” 石屋孤零零的建于一片青色的岩石上,周围没有其他建筑,尸枭为人阴柔,脾气古怪狠毒,平时根本无法和人正常相处,脾气古怪狠毒,平时根本无法和人正常相处,所以这石屋只有他一个人居住。 石屋里没有亮灯,但是有警方大灯的光从屋子唯一的窗户照进来,屋子里仍然很亮。房内的布置非常简陋,窗前的桌上堆放着许多的枪支弹药,尸枭坐在子弹射不到的死角,眯着双细小如缝的眼睛,一丝不苟的调试着手中的枪。 他拭枪的动作阴柔扭捏,但却从容镇定,身上穿着柔软的丝质睡衣,大红的颜色,绣着精致艳丽的花朵,打扮的简直像是贵妇人。 明知道石屋已被警方团团围住,但他一点都不在乎。自从灭世集团被世界各国联合扫荡开始,他就知道会有这一天。作为灭世的死忠杀手,他从来没有想过要逃走-----覆巢之下,岂有完卵。何况手上血债累累,面临黑白两道的追杀,逃又能逃到哪里?窗外,响起一个清越的女子的声音:“尸枭,你投降吧。” 他连眉毛都没有抬一下,随随便便的向声音来处放了一枪,随即是一阵金属碎裂声,仿佛打中警方的什么东西。 “尸枭,你逃不掉的,你是想尝尝催泪弹,爆震弹,闪光弹,还是想我们放火焰弹将你做成石板烧?”另一个儒雅的声音通过扩音器问。 尸枭仍然以枪回敬。 这次警方不再有人说话,而是以枪还枪,子弹如冰雹一样打在石屋的防弹钢窗上,发出密集连音。 这阵爆豆般的枪声过后,所有声音突然静止,一两秒钟之后,突然“轰”的一声巨响,石屋的房顶被强力手榴弹掀开了。 硝烟弥漫中,数条人影已鬼魅般的欺进过去。 尸枭倚着墙壁,口鼻呛着血,一块磨盘大的石头砸在他的腿上,石下鲜血淋漓。 几名特警围在他身前不远,用轻型冲锋枪指着他的头。 停了一停,其中一名特警说:“尸枭,你还认得我吧?你杀我朋友的时候,可想过有今天?”语气里压抑着激愤,正是先前说话的清越女音。 尸枭勉强抬起眼睛,看了看她,“杀手,不杀人还能做什么?杀人又算什么?” 那女警紧紧的握住手中的冲锋枪,似乎在强行控制自己不把子弹射进他的脑袋。 “你。。。。投降吧。我不想打死你。”最好是他不投降,然后她就可以名正言顺的一枪打死他。 “杀手从来不投降。”尸枭笑了笑,细声细气的说,“其实,我杀人,人杀我,还不都是一样的,你又何必激动?” “我激动你个头。”那女警突然爆出粗口,举起冲锋枪,“去死吧你。”便要扣动扳机。 “小心他有炸弹。” 旁边一个男生大叫着抱着那女警滚了出去。旁边的几个人反映也极为敏捷,同时跃了出去。 爆炸引起冲天火光,在场很多人亲眼看到,尸枭嘴角带着艳红的血,被炸弹炸成碎块。。。。。。